2146976先进典型/enpproperty-->

图片说明:赵阳与他守望的圣女峰。

日喀则某边防线上,七级以上大风是这里的常客。风沙吹过赵阳粗糙的脸,留下一层厚厚的岁月“包浆”。

大家都说,他是头藏区老牦牛,无惧风沙雨雪……

15年来,西藏军区某旅三营四级军士长赵阳一直守在这里,守望那座巍峨的雪山——圣女峰。

当地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:很久以前,一位女孩的情郎随军出征,女孩日盼夜盼,终是没把情郎盼回来。后来女孩伤心地哭倒在了大地上,身体化作了一座山峰,便是“圣女峰”;泪水汇成了湖泊,叫做“多情湖”。一山一湖,至今哺育着日喀则地区一方牧民。

那年,老赵刚入伍,班长带着他第一次踏上巡逻线,攀登的就是圣女峰。大口喘息声中,眼前蜿蜒的小路,将一队战友引到了山腰。

天公不作美,狂风中飘起鹅毛雪片。雪越下越紧,淹没了路,那一夜,战友们被困在了雪山上。班长带着7个兵,躲在一块巨石后面,苦苦撑到了救援战友到来。

后来,老赵一直说:是圣女峰保护了他们。从那时起,老赵就与雪山有了不解之缘。

说来也怪,巡逻一次,战友的脸上或多或少都会有被火辣阳光吻出的印迹。再次巡逻,他们的脸被寒风一吹,晒伤的地方全都裂开了口。再巡几次,大家的脸不是脱皮就是皲裂。唯有老赵还是老样子,似乎雪山与寒风对他格外眷顾,因此也就有了老赵的脸有“包浆”之说。

老赵总是自嘲“脸皮厚”。其实大家知道,他早已适应了毒辣的光和生冷的风。黑里泛红的脸庞,给他盖上了“高原之子”的印章,脸颊隐隐可见的疤痕,是他戍边青春的见证。

老赵至今还是孑然一身,刚三十出头年纪,却总给人一种人到中年的沧桑感。去年休假时,家里安排老赵相亲,可姑娘一见老赵本人,总是怀疑老赵身份证年龄“做了假”。老赵无奈,只得放弃这段情缘。

老赵有点儿耳背,总是听不清声响。有次一位首长到连队来看望大家,远远看到了老赵,首长喊了他一声,他硬是没搭腔……

连长赶忙替老赵解释:他是连队重机枪手,还是旅里的重机枪手士官教练员。实弹射击,他习惯站在机枪手身后指导动作。时间长了,他带出了一批又一批优秀射手,自己的听力却越来越弱。

首长听完,紧紧握着老赵的双手,许久许久……

有人问老赵,15年青春给了雪山,值得吗?他用眷恋的眼神,望向圣女峰:“部队培养了我,雪山陪伴着我,这里就是我的家。”

雪山脚下的一切,早已伴随着时间的年轮深烙在了老兵的心中,无法抹去。也许有一天老赵注定要离去,但是他的灵魂会一直守在这里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
分享到


Baidu
sogou